网络套现

 新闻资讯     |      2020-02-10 15:46
内资企业在国际快递市场中的退出正成为事实,而传说中的“套现”,也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简单: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然后大家回家吃大餐。
就像当时一开始放弃大通选择默默无闻的大田一样,FEDEX独资,未必一定要买大田集团的网络。事实上,在合资之初,FEDEX虽然打的是大田联邦快递的牌子,但只有50%的业务用的是大田的网络。“FEDEX明确说了,有点(网点)我用你,没点我用别人。”这段历史得到了山东海丰总裁杨绍鹏的证实,他说,直到前两年,山东海丰还在用“天丰”的牌子,为FEDEX在山东地区的国际快递提供服务,而且“做得很好”。
这段历史,实际折射出国际快递巨头在合作中的强势,以及内资企业发言权的不足。这在TNT单飞的过程中也得到了印证。
现在的局面是,内资企业即便想把网络“卖还”给跨国快递巨头,也要得到后者的认可。网络上有消息称,陈嘉良在两年前就说过FEDEX早晚要独资,但后来又予以否认。与此相关的是,大田近几年以火箭般的速度在全国布网。1999年几乎一无所有,到2004年底,大田快递已经形成以93家公司为核心、覆盖502个城市的服务网络,这个速度在中国物流圈内可谓绝无仅有。“明年FEDEX与大田合作合同到期,能否卖个好价钱,全看配送网络的覆盖与质量。”一位知情人士说。
从这个角度看,过去有人认为王树生大肆招兵买马是为了做秀,或许是冤枉他了。无论是为了自我发展还是套现,大田都是在进行一场赌博。在人力资源方面,请原外经贸部的司长出任总裁,又挖角跨国快递公司的资深顾问,王树生可谓不遗余力。2004年年中,有大田员工向记者讲,王树生说过,希望大田员工多推荐身边的人才,“只要是想来的,都可以过来”。当然,如何掌控这个“万国军团”也是个难题,2003年底,王树生也曾一度感到人多了“不好控制”。
对于外运发展来说,用“套现”二字似乎更恰当一些。当年,双方在国际快递业务上的所有合作都是投现金做起来的,除了总经理之外,其他人员完全是对外招聘。如今,绝大部分网点的业务被一笔划到UPS一边。而在网络方面,在中国外运股份公司发布的关联公告上,甚至标明了转让不包括车辆在内,这意味着外运发展几乎没有任何伤筋动骨。
不过,要拿到钱也没那么容易。在双方的合同上,UPS约定外运发展在2007年底前“不会并且促使其成员公司不会带走该等业务及北京合营企业之客户,并会协助UPS达到该等业务转让予UPS前六个月期间所赚取之收益水平”。如果UPS的收入达不到这个水平,则当年UPS向外运发展支付的款项将自动下调,“减幅将为实际短欠金额之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