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外资快递

 新闻资讯     |      2020-02-10 15:46
几乎在同一时段,有关FEDEX收购大田快递的传闻也在圈内蔓延。传闻大致的脉络是:最初作价14亿元人民币的买断交易,后来被更改为三七开的股权合作,如今更有搁浅的危险。但知情人士分析认为,对于明年合同到期的双方来说,这笔买卖最后成交的可能性依然很大。
与当初的TNT单飞事件不同,2004年底的两个并购事件被打上了“外商独资”的烙印,这从另一方面也昭示出内资快递战略的转移。
曾经风光一时的外运发展和大田集团,如今正在把国际快递业务“卖还”给跨国快递巨头,实现令人羡慕的“套现”过程。不过,让人拿不准的是,在WTO独资开放的临界点,这些事件究竟意味着内资快递企业在市场中的全面溃退,还是他们另外一个征程的重新开始?
终结合资时代
“那是一个本来就不属于他们(内资企业)的市场。”中国国际货代协会副会长李力谋说。
李的话算是客气的,另一位业内人士的话则直截了当:“他们(内资企业)在合资之初,就知道早晚要被人蹬掉的。当然了,大家都是买卖人,最后的事情会做得比较有人情味。”在他看来,这并不是一个值得避讳的话题,而像外运发展能从UPS手中到1亿美元的“补偿”,内资企业还算有所得。
出于政策的限制,从1979年国际快递进入中国开始,在国内一直是代理或合资操作。1986年之前是代理时代,中外运独挑5家代理,除了声明显赫的四大快递巨头,还有最早进入中国的日本企业OCS。1986年12月1日,中外运敦豪成为国内第一家合资公司,1988年TNT携手中外运,之后是FEDEX、UPS相继与中外运合资。这个合资时代一直持续到1997年,FEDEX离开中外运转而与大通合作。
合资的历史并不代表跨国快递巨头们认可这种形式。以DHL为例,除了在俄罗斯,DHL在全世界都没有采用过合资经营的方式。而这段合资的历史也很短,在1990年独资之前,DHL在俄罗斯的合资仅维系了1年,再之前的代理也仅仅有两年。
对于网络一体化要求极高的快递来说,合资从来就不是他们的最终考虑。据了解,FEDEX在中国的合作伙伴,每年大概会从前者得到9000万元的好处。国际快递大都是新建网络,独资和合资的开销差别不大。但在收入方面,一个烧饼掰给两个人,得失一眼即可得见。而问题的关键还不全是为了钱,由于是中方控股,一切都得商量着干,“有时候另一半指挥不动,还要听董事会的,这是很别扭的。”上文提到的业内人士分析说,一年营业收入上百亿美元的快递巨头,到了中国反而要寄人篱下,这种事情注定是不会长久的。
“过去就是因为政策不允许,只要允许,人家肯定会考虑独资。”分化时代从1997年FEDEX转投大通开始,两年后的1999年6月15号,FEDEX又选择大田,合作至今。接下来的标志性事件是TNT单飞,2003年5月27号,TNT与中外运的合同到期,转而借超马赫的“壳”实现单干。如今,UPS和FEDEX的举动,基本宣告了合资时代的结束。
2004年12月7日,UPS亚太区总裁肯·托罗在北京举办的媒体见面会上说:“这是一笔公平的买卖。”仅仅一天之前,UPS和外运发展方面签定协议,以1亿美元的代价,买下了中国23个业务网点的独资控制权。肯·托罗急于发布消息的举动,以及脸上踌躇满志的表情,给人的第一印象是UPS终于如偿所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