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音供应链战略的形成因素

 提示:点击图片可以放大

波音公司作为世界顶级的民机制造商,需要在全球范围内争夺市场份额,因为其国内市场也不足以支撑波音公司的发展。因此波音将一些低端的零部件转包给其他国家的企业生产,一方面有利于进入这些国家的市场,另一方面也可以降低制造成本。

不过自从波音公司开始向国外企业转包,美国国内对这一做法反对声就从未间断过,他们认为这样不利于美国航空工业创新能力和专业人才队伍的保有及发展。但同样有业内人士指出的,作为企业终究是以赢利为目的,因此“不可能指望一家私有企业来承担这一(专业人才流失)责任”。

除经济和市场等因素以外,政治因素也是供应链选择的因素之一。民机产业是一个国家的战略性产业,因此民机研制、生产乃至销售的背后都体现着一定的国家意志。民机产业的竞争可以看成是国家间的竞争,民机产业的合作也代表国家间一定程度的合作。在这个层面上,波音海外供应商战略关系的发展与美国国际关系的发展是完全契合的。波音先期建立战略关系的供应商所在国都是美国传统的伙伴国家。例如波音目前的最佳合作伙伴日本、波音在欧洲的第一大供应商英国都是美国的战略盟友;而波音与一些新兴市场国家的供应商如中国、俄罗斯、中东国家和非洲国家等开展合作或建立战略关系,其背后的政治背景也显而易见,都很符合美国全球利益链中的地位并加强推进美国的战略地位。

典型合作案例

波音767

波音公司对767研制采取了国际合作和国内转包方式。1978年9月22日,波音与日本民用运输部(由三菱重工业公司、川崎重工业公司和富士重工业公司组成)签订协议,日本方面承担波音767研制费和工作量的15%,随后意大利阿莱尼亚公司也参加了波音767项目,承担15%的研制费和工作量,美、日、意三方共同负责波音767项目的财务和管理,各方按约定比例为其销售提供经费和分配红利。

波音777

波音777的生产主要涉及10多个国家的40多家重要供应商、风险共担合作伙伴和转包商,以及一些小型专业供应商。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日本成为波音777项目中的一个主要风险共担合作伙伴。1991年5月21日波音与日本三菱、川崎和富士重工业公司签订了风险共担伙伴协议,日方承担波音777制造工作的20%,其中包括在日本研制和生产波音777飞机的机身段和零部件。日本负责制造大部分机身壁板、全部舱门、机翼中央段、翼身整流罩以及翼肋。日本为777研制投入了约8.7亿美元,另外又投入了4亿多美元用于新的基建和设备。

波音787

波音787项目采用“全球供应链”模式,飞机90%的零部件由供应商制造,其高达70%的比例由国外供应商制造。波音只负责少数零部件生产任务和总装任务,是有史以来波音承担研制生产任务最少的一次。波音787的主要供应商位于美国、日本、英国、意大利等国,他们在设计、研发和制造方面比以往承担了更多的责任。其中,日本供应商负责整个机身结构约35%的设计制造工作,包括飞机机翼,而此前飞机机翼都由波音自行研制生产。

波音787项目标志着波音公司开始真正转变为一个系统集成企业,与主要供应商之间的关系由转包全面转向战略联盟,这一转变被称为商业模式的转变。在战略联盟关系下,波音公司将787项目的风险扩散给供应商,波音公司与30多家主要供应商签订合同,让他们来设计和集成整个子系统和重要的零部件。

波音作为主集成制造商与供应商,制订产品的分工界面和标准规范,将787飞机机体结构与各主要系统的功能结构进行合理分解,将全机结构分解成多个整体结构功能模块,接着选定不同的“模块”供应商,赋予一级供应商全面的结构设计制造与系统集成任务和责任,波音完成产品最终的总装集成、生产和交付工作。

波音787项目标志着波音公司开始真正转变为一个系统集成企业,与主要供应商之间的关系由转包全面转向战略联盟,这一转变被称为商业模式的转变。在战略联盟关系下,波音公司将787项目的风险扩散给供应商,波音公司与30多家主要供应商签订合同,让他们来设计和集成整个子系统和重要的零部件。

波音作为主集成制造商与供应商,制订产品的分工界面和标准规范,将787飞机机体结构与各主要系统的功能结构进行合理分解,将全机结构分解成多个整体结构功能模块,接着选定不同的“模块”供应商,赋予一级供应商全面的结构设计制造与系统集成任务和责任,波音完成产品最终的总装集成、生产和交付工作。